浮灰

抱住我家的婷婷

【mafutin】背影

◆我觉得,可以在题目里稍微找找糖哦,虽然挺隐晦的(喂!)

在这样一所高校里,如果说除了学习和恋爱之外还有什么的话,那一定是打架了。单挑也好,群架也好,就连勾结黑社会报仇都是很常见的。

没办法,因为这里是N市最混乱的街区里最混乱的高校。

有时Akatin会拽着前座的Mafumafu抱怨这种就算努力也不会改变的事情。

“但是啊——果然学生的本分还是学习呢……”这样说着的Akatin趴在不大的桌上痛快地舒展僵硬的肌肉,眼睛下面带着浓浓的黑眼圈。

“昨天又去了?”Mafu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是啊是啊——最近有些麻烦,不去不行啊。”Akatin展开大大的笑容,“今天上课也拜托你好好挡住我啦——”

“可以是可以,但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这是一个就算说了也没有用的事情。

然后他的声音就被班里吵闹的声音盖过去了。

Mafu看着Akatin心满意足地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桌上,还带起了耳机,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把一个个班级比作黑社会的话,Akatin绝对算得上老大。他是三目町的头,据说还很受上面的喜爱。这事是真是假Mafu不太清楚,因为Akatin从不吹嘘,也没什么可炫耀的。

准确来说,像Akatin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理应是班里最吵闹的家伙,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会和那些混小子们鬼混的人。

他染着红色的头发,却经常安安静静地坐在Mafu后桌,就算偶尔惹些麻烦也都是不大不小,刚好能够没有风波就罢平的。有时候Mafu会想那是到底他有分寸,还是故意的。

据说,他加入是在高中入学的第一周,因为在校门口惹到的小喽喽是黑帮老大的侄子,又和人狠狠干了一架,结果没想到被街区的老大相中,拽去了三目町,名义上是补偿打歪了那侄子的鼻子而帮他做义工,但在“刑满”之后却又受了诸多关照和提拔。

当然,这也是听说的。

按照同班的天月和伊东的说法来说就是,像Mafu这种优等生哪里知道这种“不正经”的事情呢。

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是偶然看到Akatin举着板砖厮杀的帅气样子之后果断跑去三目町当小跟班的众人之二。虽然因为不常跟着混而层级低得很,但至少比挂名“班长”和“风纪委员”的Mafumafu距离Akatin要近了不知多少。对此Mafumafu明确地表示不屑一顾,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天月桑,昨天你去三目町那边了吗?”Mafu攥着手里的纸条,最后还是没有递出去。天月去了,伊东大概也跟去了,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但又不太想开口问别人Akatin的事情。

这就像是……他明知道之前收到的情书是Akatin放错的,却从不说出来。

记得那还是他比Akatin等人大上一届的时候,他收到过一封本应交给班花的情书,在班花问起的时候含含糊糊地带过,收到了自己手里。

或许只是因为看不惯班花公主一样的性子,一时兴起就收在了抽屉里。等翻出来的时候,他因为肺炎蹲了一年班,成了寄信者的前桌。

等觉察到这个尴尬的事实时,他已经喜欢上Akatin了。

和天月伊东那种崇拜不同,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就像是Akatin情书里书写的那般,是男女之间才会有的,爱情。

但是他不能说。

Akatin的事情他对谁都不能说,也不想说。

他只想知道Akatin在听的歌曲是什么。

Mafu悄悄地回头去看Akatin熟睡的脸,他的鼻息吹动额前的头发,一动一动的特别可爱。他帅气的扎着马尾,至少他觉得是帅气的,不,Mafu也觉得。
 
 
躲在Mafu身后睡足了一天的Akatin在放学时恢复了体力。他揉着枕到酸痛的手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tin桑,肚子都露出来了哦。”天月笑着跟他说,“今晚我们就不去了,最近学习有点紧啊。”

Mafu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心想,天月说出的那些话,我可说不出来。

挥别了天月和伊东,Akatin回过头的时候,Mafu已经走出去一小段距离了。

“Mafu——今天累了吗?”Akatin凑上来和他勾肩搭背,“上学超~辛苦吧?”

“还好……”Mafu看看走远的的天月和伊东的背影,“更辛苦的是帮你挡着老师……”

“诶诶?我吗?”

“Akatin桑你总是动来动去的,睡觉也不安分。”

“啊啊、这种话我妈经常说啊……”Akatin把双臂枕在脑后,身子微微后仰,“说起来说起来——我今天梦到了Mafu哦——”

“是吗?”Mafu有些诧异地扭头看他,“是怎样的梦呢?”

“那我哪里记得啊——大概、梦到了非常高大,非常帅气的Mafu吧?”Akatin说着就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声音微微颤着,气息也全被打乱了,“嗯,应该是那样……我醒来的时候感觉特别崇拜Mafu呢!”

“感觉有点奇妙啊,”Mafu也笑了,然后他的话就不自觉地溜了出来,“我今天,恰好也一直在想Akatin桑的事情哦……”

Mafu说完就后悔没有管住自己的嘴,一个不留神就说出去了。

“诶诶?我吗?”Akatin的声音大了起来,有一种喧闹的错觉,“在想我的什么呢?”

“啊……这个啊…………我就是、想,Akatin今晚也要去三目町吗?”Mafu把脸别到一边,他觉得脸颊有些烫,担心粗线条的Akatin看出他的不自然,“可不可以不再去了?……你看,你最近常常犯困,这样可是、没办法升学的……”

“这个可是不行的哦……”Akatin拖长了声音说,“最近真的很忙啊——”

“而且啊,Mafu……不是我说,如果没有我,咱们班就……”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散在了晚风里。

Mafu已经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了。

不如说,他早就明白。

Akatin不能退出。因为每个班级都是一个小的黑社会。这也就是,那些崇拜者争先恐后地加入三目町,Akatin的队伍的原因。

在这个混乱的街区,这个混乱的学校里,这是必须的,求生的手段。

“安心啦Mafu,我今天也会好好地回来的。”Akatin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想去摸Mafu的发顶,“啊,你原来有这么高啊。”

“才注意到?”Mafu拍开他的手,“如果明天也好好来上学,就让你摸一下。”

Mafu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作为回报,明天要告诉我你最近听的歌。”

“诶,好吧好吧。”Akatin有些诧异地睁大眼睛,但是这个时间已经不容他再多想些什么了,“那我就先走啦。”

“一路小心。”

Mafu现在自家门口,看着Akatin远去的背影和挥舞着向他道别的手臂。

明天,今晚,三目町。

今晚,三目町。

今晚……

怎么可能会平安的……

他看着太阳渐渐的消失在地平线下,Akatin的背影也已经不见了。

Mafu狠狠地一跺脚,朝着Akatin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

一边是工作,一边是所爱之人。Mafumafu冷静地想着。这就像是之前和Akatin一起看的那个片子里的双面间谍(注),最后他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Mafu没有看完,但是听Akatin剧透说,他死掉了。

那个时候,Mafu点了点头,说,这是当然的结果。

那么现在呢?

现在是怎样的呢?

我的结果、我们的结果是怎样的呢?

Mafu紧紧捂着胸前的口袋,那里面是写着他名字的警*官*证。

今晚的三目町,Akatin在那里,警*察也会在。这个消息……是Mafu透露出去的。

向着三目町奔跑的Mafu突然想起了之前Akatin无厘头的话,想起他梦见的高大帅气的自己。

我可没有那么高大啊。Mafumafu苦笑起来。像这样奔跑也好,像这种选择也好,我都不擅长啊。

Mafu的气喘中带着胸腔里闷闷的声音,他觉得一步都迈不开了,但是……为了不留下任何证据……Mafu一面给自己打气,一面又奔跑起来。

Akatin,Akatin……tin桑…………tin桑!

似乎只要呼唤这个名字就会有无穷的力量。

等Mafu赶到的时候,晚上的活动正要进入到最高潮。

火光里挥舞着刀子的年轻人与愤愤不平举着啤酒的男人们聚在一起,Mafu远远地看到Akatin兴致缺缺地坐在一堆高高的箱子上,眼睛被火焰染成漂亮的红色。

Mafu远远地看着他,觉得这个时候的Akatin那么耀眼,几乎让人无法注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自己这样仰望着他的一瞬间。

但是,他似乎已经听到了远处的警笛声。

“Akatin桑——”Mafu扯着嗓子喊他,“Akatin桑!”

他沙哑的声音消失在欢呼的人群之中。与此同时,Mafu用尽全力向人群的方向冲过去。

Akatin什么都听不见,他戴着耳机,目光游离。直到……

直到Mafu扯着他的领子把他从箱子顶上扯下来。

Mafu一手捂着他的嘴,拖着比他没矮几公分的Akatin向阴暗的小路里跑。

“诶诶?Mafu?!”等到Akatin挣脱出来的时候,警笛的声音已经在耳边轰然作响。

“什么都不要说。”Mafu朝他做出夸张的手势。紧张的气氛还没过去,Akatin就低声地笑起来。

Mafu瞪了他一眼,扯着他又钻进另一条小巷。

“Mafu,你是谁?”

“为什么知道这里?”

“为什么来救我?”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遇到了挺糟糕的事情吧哈哈哈。”

Akatin在警笛与枪声中小声问跑在前面的人,他已经不需要回答了。

这就是那个在梦里高大帅气的Mafu吗?是的,这一定是。

Akatin看着Mafu的背影没心没肺地傻笑起来,他突然伸出手,把正在探查情况的Mafu毛茸茸的脑袋按下去。

Mafu回头,正好看到他呆呆的笑脸。

情况越危急,他的脑袋越混乱。他突然想到之前看过的那个双面间谍,也许他抵抗那一方的组织只是为了搏心爱的女人一笑。就像现在这样,他看着Akatin的笑容,突然就什么都忘了。

Akatin突然自顾自地说起来:“其实啊——Mafu桑,我的耳机里什么音乐都没有哦。”

Mafu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那我们、就走吧——tin桑。”

“哪里哪里?”Akatin带着春游一般的兴致问道,“这是私奔吗?”

Mafu被这种不知危急的氛围传染了,他也笑起来:“是啊是啊,所以快点走吧。”

……

……

之后的两周,Mafumafu和Akatin都没再去学校。

再之后,天月和伊东去市区繁华的地带玩的时候看到了两个人的通缉令,是摆在一起的。

“Mafu这是干了什么啊……”天月戳着Mafumafu那张不算好看的证件照说。

“嗯……”伊东耸耸肩表示他不知道。

 
再然后,不只是三目町,学校周边的那些小团体也被一个一个端掉了,传闻说是不知名的好心市民进行了举报和协助。
 

再再然后,Mafu和Akatin的通缉令不知被谁撕去了。

 
再再再之后,学校真正成为了学校,天月和伊东也毕业考进了异地的两所大学。据说两人平时不聊天,一聊就通宵煲电话粥,恩爱秀得闪瞎眼。

临别的前一晚,两人在学校门口仅存的酒馆喝了通宵。

半梦半醒中,天月低声说:“Mafu和Akatin最后还是没有回来啊。”

伊东涨红了脸应和:“是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

“不如,来给这个故事编个结尾吧……”

“嗯……什么好呢?”伊东皱起眉头,显得老了好几岁。

“就这样说吧,‘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哦——不错不错!”伊东懒懒散散地鼓掌,“那么……谁是王子,谁是公主呢……”

“这个可只有当事人知道了啊……”
  

  

后记

实在等不了了,就提前一天放上来了hhh

(注:这里指的是EVA里面的加持良治)

对,你们猜的没错,我最近就是被EVA洗脑了……(啊我好喜欢真嗣君x)

一提到加持……我觉得这篇就不能好了x
所以把结尾写得有点开放式了,因为一写就写虐了,不如没结尾……大家怎么理解都可以……至少我觉得是个私奔的好结尾w。

对于mafutin这两人,最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悲伤,就在婷婷投稿前前前世之后b站又出了马夫和软软的合唱版……两个都下载了,但至今没敢点马夫的那版……
唱见上面我还是挺博爱的那类,婷婷,马夫和软软都特别喜欢,但说到底我还是个婷厨(会上微博挨条点赞的那种x)。真的特别特别揪心。
所以化悲愤为力量,让Mafu倒追婷婷一次,就有了上面这篇文。
不过我真的不擅长写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啊……还是普通的没什么特点的比较好写x

感觉又写砸了一篇,这可怎么办啊……

嗯……唠唠叨叨了这么多……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浮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