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灰

抱住我家的婷婷

神日 人偶

完全架空  甜文
稍微改了一下梗题(原题是活娃娃和没有灵魂的傀儡师),已经拿到了授权w
手动艾特梗题原作者 @周祠,谢谢脑洞www
设定是人偶师日向X活娃娃神座
如你所见,在下、根本就不会、写题目(沉痛的表情)…………
稍微查了一下资料,感觉扯上活娃娃就是都是鬼故事……有点方


——差不多该放弃这项工作了吧,你应该意识到了,自己没有天赋这件事。




日向创大概有7年没有动过刨刀了。

他曾经是一个人偶师,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刚刚从大学毕业,还没收到公司回复的时候,他曾经毅然决然地扔下手里没来得及投出去的简历,跑到父母联系不到的地方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

在那短短的3年里,他曾经尝试着更换了好多职业,画家、作家、会计、殡葬师、理发师…………无一例外,都是以失败告终。

人偶师是他回到正常生活之前最后一个职业。

当然,也不怎么成功。

但一个美大的毕业生在手工方面总是比较拿的出手,他曾经因为木工活做的好被师傅夸奖,但等到了大家技巧都很娴熟的时候,他就显得比别人差出一截了。

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没有天赋…………


到头来也就是这样了。


在这么些年一无所得的奔波之后,日向终于明白,自己“没有天赋”的这件事,并不是不屑的讽刺,而是事实。

想明白之后,他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

年少猖狂,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笑话。

人偶师师傅是个一向严厉的老头,但当他听说日向要放弃这个职业,去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小职员的时候,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看着日向创递过来的半成品,用锯子将已经快要完成的繁复的花纹削下去,留下一大块木头,就像是斩断了日向的脖颈。

“你去把自己最想成为的样子做出来吧。”老师傅看着面前这个脸色灰败的年轻人说。

于是这个世界上有了他最后的作品——神座出流,一个留着长发的,全能的男人,有着不算精致的面容,但每一道刻痕都是日向心底迸发出来的绝望与爱与希望。

神座出流,他被赐予了这个听起来就有些独特的腐朽气息的名字,就像是日向全部的黑暗面。

那是日向创从人偶师师傅那里带走的唯一物件。

神座出流,日向创这三年人生唯一的墓碑。



年少的日向创死了。


之后的他成为了一个大公司里靠关系与钱混进去的小职员,就像每一个人那样浑浑噩噩地在泥潭里挣扎。

对日向来说,公司的每一次招聘都像是他末路的丧钟,他徘徊在边缘,像是一个局外人。

于是,那个新雇员的到来,让他的地位变得更加岌岌可危。

也许就要被开除了吧,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周………

他又想起来了,没有天赋、没有才能这件事。

到头来也就是这样了。


那个新员工的位置就在他的对面,明明是个男人,却有着古怪的长发,甚至比办公室里的任何一个漂亮女孩都要长。他从不穿短袖,就像是畏惧夏天的寒冷一般用长长的西服裹住自己。

尽管是个怪异的新人,他的工作能力比谁都要强。所有难题在他面前都像是幼稚园入门级的加减法一样。因此他也从不合作,从不沟通,连他对面的这个普通人都没能得到过他的目光。

日向有些羡慕,也有些憎恨他,那种奇妙的感情与曾经雕刻出神座出流的时候如出一辙。

日向透过电脑屏幕与堆成山的资料偷偷去看那个新人,他长长的头发把精致的面孔遮住一半,只能看到嘴角抿出的冷峻的线条。

他已经7年没有动过刨刀了,当年那个歪歪扭扭的木头人偶的样子已经模糊了。神座出流只是他幻想的一个可笑的实体,自从回到“正常生活”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他了。

日向不大记得神座出流的样子,但他莫名的觉得新人与它十分相似。

但,怎么可能呢,又不是童话世界,人偶就是人偶。


日向虽然是这样想着的,但还是在午休的时候把同个办公室的左右田拽到角落里问那个新人的名字。

“什么啊……还以为你要告白呢。说好了,我可只喜欢索尼娅一个。”遭到这样的吐槽之后,左右田还是把新人的名字告诉了日向。

“是个挺普通的名字……好像是什么、铃木次郎之类的?”

日向听到这个随处可见的名字,心里却更加怀疑起来。

他心神不宁地翻开手机,普通的开机界面之后猛地蹦出一个小鬼魂来,在屏幕里上窜下跳,叫嚣着“鬼节哦!是鬼节哦!”

“哦,你也收到了?信息技术部那个小鬼发来的信息……”

日向创从“!!!”的惊诧里恢复过来,说道:“是不二咲啊……”

鬼节吗?

刚刚平静下来的日向忽地出了一身冷汗。

左右田之后帮他请假的时候说,那大概就是见了鬼的表情吧。


日向一路飞奔回到租住的小屋里,疯了一样地翻开尘封了多年的工具箱。他再也没有去打磨那些刀子,但也没有扔掉它们。就这样毫不在意,又无比珍惜地放在床下,任它落了厚厚的,掸不掉的尘土。

日向慢慢的打开箱子。在乱糟糟的刨刀和锯子之间,神座出流的人偶好好地躺在那里。

日向慢慢地坐到地上,像濒死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又好像没有汲取到一分一毫的氧气。

他悬着的心不但没有放下,反而更加没有底了。

如果不是神座出流,那那个家伙是什么呢?

日向看着箱子里歪坐着的神座出流与“铃木次郎”相同的面容这样想。



“这边人手不够了、那边——日向创过来帮忙!”

“但是、狛枝前辈的咖啡还没有……!”

“管什么咖啡啊!快过来!”

“啊……好、好的!”

又到了最烦忙的季度,连日向这种打下手的角色也开始在走廊里抱着大堆的东西跑来跑去了。

他一边往打印室跑,一边又惦记着还没有送的咖啡。

啊啊,这次又要被骂了……


“日向。”

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他的名字。

“狛枝的咖啡我已经泡好了,就放在打印室边上的茶水间里,下楼的时候顺便送过去就行。”

日向回头的时候,只看到铃木次郎长长的头发被拐角的风吹起来。

为什么要帮我呢。日向心里乱糟糟的。


“哦,不错嘛日向君,今天的咖啡温度刚刚好哦。”狛枝夸奖的话虽然不那么招人喜欢,但日向说不开心是假的。

多亏了那家伙啊。见到的时候要谢谢他才行。

“日向,刚刚九头龙要的资料。”

“左右田问你有没有看到的扳手就在那边的垃圾桶里。”

“日向,卫生我已经打扫完了,今天先回去吧。”

…………

他感激着这些帮助,同时也憎恨自己没有能力为他做些什么。

这样全能的家伙,真的需要我的帮助吗?

我这样一个什么都不行的家伙的帮助。

大概是不需要的吧?

铃木次郎也好,狛枝凪斗也好,这个公司、这个世界,是不需要我的吧?
 

直到某一天对面的铃木次郎直到中午都没来上班。

“车祸?!”

“是啊是啊……”左右田按着他的肩膀坐下来,“听说只是擦伤……”

日向被迫坐下来,但又觉得心神不宁,他隐隐地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与疑惑就在今天将被解开。

“左右田,可以帮我请下假吗?”

“才不要嘞,田中那个家伙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到他的脸了,他居然把索尼娅……”

“昭和收音机。”

“什、什么?!”

“我说我家那个昭和收音机,送给你。”日向创一脸沉痛。

“成交!”左右田拍着胸脯,“不就是请假吗,交给我吧!!!”


日向一路狂奔回家。如果说上一次是巨大的恐惧驱使着他,那么这一次……他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想赶快回去,快一点,再快一点……

“神座……出流!”

日向推开门,里面没有任何人。

工具箱里神座出流的人偶消失了。

厨房里,客厅里,床上,椅子下……铃木次郎也好,神座出流也好……哪里都没有。

日向瘫坐在地上,一瞬间觉得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又什么都没懂。

他好像有点耳鸣,又在耳鸣的尖锐的声音中听到了清晰的敲门声。

日向想起来,家里的门,没有上锁。

日向慢慢的靠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

铃木次郎站在外面,他长长的头发看起来杂乱无比,右手里拎着一只断臂,血腥算不上,但绝对是诡异至极的画面。

日向开门的时候手哆嗦得把把手晃的发出卡啦卡啦的响声,他似乎能听到真相外面的包装纸被扯开的声音。

“你、你是……”他此时无比确信,但又希望能得到验证。

“神座出流。”他这样回答,日向看着他血红的眼睛,深信不疑。

果然,就是他。

“你的手怎么了?”

“这个,只是被车撞了一下。”神座有些愧疚地说,“上班的时候,有点着急了。”

“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我安上。”神座出流接着说,“关节处变形了,实在是修不好。”

全能的家伙,他只是不会做人偶师。

但日向创会。

——好啊,没问题

——我帮你。

那么遥远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日向身上。

被人需要的感觉。

他是没有灵魂的人偶师,是一事无成的人偶师,

他是有灵魂的活娃娃,是全能的人偶。

只有他和他一起的时候,彼此才是完整的。

日向拿起了7年没有动的刀,坐到了工作台前。

“我可是手生得很啊,做坏了可不管。”他戳戳缩小成手臂大小的神座出流。

“…………”神座出流看着他有些发抖的刀说,“真的挺生的。”

“日向……那边要用橡皮锤。”

“用小平口,对,小平口……”

“磨石够不到,用锉子。”

………………

日向有点想收回前面两人互补的那番感慨。

全能果然是全能啊。他有些无力地想。

虽然是这样吧,但是……

“明天可以一起上班吧?”

听到神座出流这样的询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

“当然咯。”日向微笑。

也许之后也会被拿来比较,会被说自己没有天赋。

但那又怎么样呢?

我是这样普通的日向创,不需要成为其他人啊。




 



————后记————
关于里面的几个小设定想来说一下。
首先,“铃木次郎”这个名字,一开始是“铃木太郎”的,但想了想觉得“次郎”之前必有一个“太郎”,没有兄弟的神座把日向当作“太郎”也就是兄长的小设定也挺萌的……
其次狛枝的咖啡是从他喜欢的蓝羊(好像是咖啡?)的梗来的,左右田的昭和收音机也是他喜欢的礼物之一。

起名无能x
写的有点多,思路断了好几次,懒得捉虫了,请见谅x
虽然是神日,但没有任何恋爱情节x懒得吐槽自己

这里是灰酱,谢谢你们的关注和支持!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2 )
热度 ( 80 )

© 浮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