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灰

抱住我家的婷婷

神日 无题

因为一时兴起,还没想到题目,所以就暂时叫无题吧……
大概算是甜文吧……
神日兄弟设定,稍微有些架空成分

“真是无聊。”神座出流常常这样想。

他拥有人们能够想象出的高中生所具有的全部的能力。厨艺,占卜,侦探,读心……甚至连偶像,王女这样稀奇古怪的才能都一应俱全。他就像是游戏里开着外挂,偷偷把所有技能点满了的家伙,受人羡慕的同时也招人憎恨。

神座出流有一个孪生弟弟,叫做日向创。

就像许多双胞胎中的弟弟一样,他凭借着在母亲腹中多汲取的那几分钟的营养,抢走了也许本该属于日向全部才能。

日向创是个老实巴交又特别好懂的家伙。神座出流甚至用不着超高校级的读心能力就能够猜出他在想什么。

父母从幼时起的偏爱,邻居之间的窃窃私语,同班同学的冷落……日向创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而他还是固执地待在神座出流身边。

有不少人觉得,日向是为了寻找一个庇护所,但神座出流知道不是这样。

他比谁都清楚,日向创恨他。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知道得清清楚楚。

神座出流一直待在日向身边,从出生的那一刻……不,在更早之前,就一直和他呆在一起。

有的时候他会和日向创背对背坐在学校的天台上,他听着飞鸟从天上划过的声音,听着日向的平稳的呼吸声,同时也一直能听到他心里小小的愤怒的声音。

因为他的读心术无时无刻不再发挥着作用,他听惯了日向心底的咒骂,听惯了他无奈又痛苦的话。

他觉得,日向的一切他都知道。

憎恨,嫉妒,苦闷……他全部都清清楚楚。

他清楚日向每天闲散又阳光的笑容后面是由怎样的怒火脆弱地支撑着。

神座出流变得不愿意说话,变得难以接近,难以沟通。

他凭借他的才能,他原本是最明白同学们的一个,这让他曾悄悄地感到自豪。

但是每当他看着日向那种憔悴的眼神,都不想再去伤害他了,即使那是因为神座出流与生俱来的强大和日向创本身的脆弱。

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和日向在一起,就像是普通的孪生兄弟一样,他收敛了所有的才能,和他的哥哥一起坐在教室里最不受瞩目的位置上,或者坐在天台的角落里蜷缩着身体,听他心里的那些抱怨。

但他还是只能听到日向心里有微弱的声音反复念着:为什么,为什么……我也只是渴求着才能而已……

就像是舞台上小丑的念白一般,神座出流是他唯一的观众。

神座出流侧过身子去拉他的手,冰凉的,有些刺骨。

日向偏过头去看他,然后他笑了笑。

“谢谢你啊,出流。”他哑着嗓子说,“虽然一直很讨厌你,但是最终还是觉得,有出流在真是太好了啊。我其实……是喜欢你的。”

神座出流睁大了红色的眼睛,他觉得日向的话突兀又难懂,就像是疾行的列车脱轨一般,轰隆的一声在脑海里炸开。

他发觉他从未好好地看一眼日向创。

憎恨,嫉妒,苦闷……

他从未在日向的心中读出感谢与爱。

但是他所以为的那种属于少女的美好的情感,就与那些黑暗的感情一起,向他涌过来。

那是一直深深埋藏在日向创心底的情感,而他从未好好地听过他最深处的情感。他太依赖那些不靠谱的才能了,而忽略了他的心。

说什么超高校级的才能……那些只是残次品而已,只是在这个躯壳上附属的东西而已。就算是一个渺小的,自卑的人类也是难以捉摸的。神座出流有些为自己感到悲伤。

爱情吗?

就像是咒语,顷刻间将神座出流所有的才能抹消。他就像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胸口被人敲打得砰砰作响。

他突然想到,为什么日向知道他读心的才能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和他呆在一起。明明心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恶意,也抵不过那种奇妙的依恋与爱情。

“其实……就算是没有回应也没关系的。”日向卸掉身上的所有力量,倚靠在神座身上,“虽然我一直都不太懂出流你的意思,但是这一点我大概是不会错的。”

竟然被你看懂了吗?这种连我都不太明白的心情。

“所以啊,出流……我们只要一直在一起就可以了。”

日向的声音里带着迷迷糊糊的困意,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消失在天台的风声里。

神座出流没有动,他听着日向逐渐均匀起来的呼吸声,沉默了好久。

他不知道日向到底有没有睡着,但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关系了。

“我也是喜欢着你的啊。”他突然小声地说。

上课铃响了起来,但两个人都没有动。

那是神座出流和日向创高中时代第一次翘课。


写完觉得超级老套啊……这个设定!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这次我真的真的要去好好写作业了!!!

评论 ( 24 )
热度 ( 72 )

© 浮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