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灰

抱住我家的婷婷

无题(芥川第一人称,请务必小心)

●食用须知:
◆OOC有,私设有,芥川自卑心理!!!
◆不发糖抱歉
◆第!一!人!称!

如果可以的话,请看

我叫芥川龙之介。

我的老师叫作太宰治。

我的名字是他给的,我的命也是他给的。但是他几乎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可能比樋口不加敬语地叫我全名的时候还要少。

老师走的时候谁都不知道。我发现他不在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最后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

在那三天里,我不止一次地跑到他的房门口,努力想着一个足以让我见到他的理由。等我想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就是这样一个迟钝的笨蛋。

他教的东西我没有什么能一遍学会,每次都要被老师吼着才能稍微理解一些。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老师都像太宰先生一样用真正的杀人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学生,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像我这般愚钝不开窍。我知道的只有,我居然被仰慕冲昏了头脑,连老师的气息都察觉不到了。

就是这样的我,不顾一切地仰慕着我今生唯一的老师。

太宰先生,他强大且智慧。

他是黑手党里最上层的主人,横滨的整个阴暗面都由他掌控。

老师常常去寻死。有时是海边,有时是悬崖边上,他会回头看我,冲着我笑,然后说“我从这里跳下去怎么样”,用那种懒散的,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然后看我惊慌失措的脸。

那时我不知道红叶小姐妩媚的笑和爱丽丝小姐甜美的笑,我知道的只有,我喜欢太宰先生那时的笑容,非常非常漂亮。

可惜的是我没办法学出他那种懒洋洋的语气,犹自叨念的时候只能在脑海里再听听他的声音了。

老师是从不吝惜使用暴力的,我对于他的记忆多半都是拼命仰视他时,鲜血从额头上流进眼睛里的画面,鲜红一片。

没办法,因为我就是不争气的学生。

每次罗生门被他残忍地踩在脚下时,每次被他扼住脖子时,我都想离开他,找一个可以明白我痛处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他的搭档中原先生。

但我发现我离不开他。我对于他,即使从爱变成了恨,都没法在没有他的空间里活下去。

老师之于我,就像海中的浮木一样,即使它腐朽,被浸泡的臃肿,嘎吱嘎吱地响;即使它刺伤我,试图抛弃我,我都是需要它的。

他就像我生命的全部,不,是像我生命中的全部光辉。

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悄悄地逃离了这里。

留下我一个。

道理我不是不明白,任何人都喜欢阳光多一点,哪怕那个人是太宰先生,他也会选择在阳光下生存,而不是在泥泞的地下像野犬一样撕斗。

但是,老师,您给了我一切,却又要把我抛下吗?这是对我的惩罚吗?

或者是对我的保护?

不,我怎么敢奢望这些。

我知道逃离黑手党的危险,无论是我还是老师您,被找到了都一定会没有任何反驳机会地被立刻处死。

我不是不害怕,但跟着老师的话,我没有问题。

我可以成为老师您最亲密的同伴,也可以成为最趁手的工具。

所以为什么不带上我呢?

我是真的想要杀掉您,也是真的想要帮助您。这两种感情都是真的。您是不是不信任我?

是啊,这样的我,怎么会得到您的信任呢?

这样一次次用仇人的目光看着您,说着“我要杀掉你”的我,没有任何理由被您予以重任。

我还不足以成为被利用的刀,我的罗生门和我都不够资格吧。

所以,没关系的,老师,太宰先生。

我会好好地在这里,在这个黑暗的地方等着您回来。就像我用我全部的童年在阴暗的贫民窟等着您的救赎一般。

没关系,

没关系的。

太宰老师,

只是重新来过罢了。

请你一定要找到我。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里是灰酱,请多指教!

评论 ( 14 )
热度 ( 19 )

© 浮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