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灰

抱住我家的婷婷

你可以听到音乐教室里的琴声吗?

神←日

几乎就是日向君的单相思啊。。。

又是不知所云的一篇文(我的思路何时才能正常起来)

作者没吃药系列



你可以听到音乐教室里的琴声吗?


这是一个有些奇怪的疑问句。


日向偏了偏头,“我没有听到过”。他沉思许久然后答到。日向创就是这样一个在任何细微的地方都认真思考的人,但在认真地思考之后做出的回答依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音乐教室里的琴声,难道不是超高校级的某人在练习吗?


日向虽是那样想着,但是他普通的微不足道的好奇心又在这时候驱使着他在某天朝着音乐教室走去。


音乐教室在旧校舍里,日向走在颜色混浊的水泥地台阶上,心里微微感到悸动与不适。


最高层的音乐教室里的确有人在弹琴。


舒缓的钢琴声静静地回荡在阴暗的走廊里,平静得让日向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他探头朝教室里看去,里面有一个女孩子,留着长长的头发,正微合着眼睛坐在钢琴前。她轻轻按动琴键,像是在抚摸自己的长发一样去抚摸它们。


日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孩,她是那样的吸引人,几乎把自己的心魂摄去。


日向只觉得两颊发烫,他捂着脸狼狈地一路飞跑下楼。


这就是恋爱吗?他这样想着。


这是一个多么普通的高中生啊,他在音乐教室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少女,但是青涩稚嫩的恋爱心情让他无法开口言说。


日向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来到旧校舍的门前。


他记得一周之前在音乐教室看到的少女,她坐在琴凳上的身影一遍遍在梦中出现。


那真的是无法形容的美好感情。


于是他再次向音乐教室迈开步伐。钢琴依旧悦耳,响彻楼道,少女依然坐在琴凳上,奏出平静优美的曲子。


门稍微开了一条缝隙,像是在邀请他进入一般。但是日向不敢。


我只是一个预备学科,他有些自卑地想着。


日向久久伫立在音乐教室的门前,望着少女恬静的表情和纯熟的手法,几乎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他对于钢琴少女越来越着迷,甚至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这令他感到激动与羞耻。


他从未想过自己就这样深陷爱河,而且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他曾经以为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他都可以干脆地表达信息,但事实总是与想象不符。预备学科的自己怎么会向超高校级的女孩子告白呢。


他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的平庸。但憎恨的感情一旦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像滔天的洪水将他淹没在其中。


日向依然天天跑过去看他恋慕的少女,少女也日日坐在钢琴旁垂头演奏。


终于有一天,日向迈入了音乐教室。


少女微微仰起头,手上依然演奏着,毫不停歇。


少女漂亮的酒红色眼睛从她长长的黑发中露出来,五官小巧精致,去他所想的一般动人。


日向觉得喉咙干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少女也静静地注视着他,目光中没能透露出任何信息。


“你每天都来这里。”少女停下手中的动作,但没有起身,但是话语直接且锋利。


日向像是被说破了心事一样脸颊通红,他局促地点点头。


“你喜欢我的演奏。”她继续说道。


“你希望成为坐在这里的那一位。”


日向被说的有些茫然,他睁大双眼看着对方,然后慢慢的摇头。


“换个说法,你希望和我有一定层面的交流。”


她的目光几乎将日向洞穿,但是她最终还是结束了这样的凝视。


“如果你想好了就过来,期限是明天。”


日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傻瓜,于是他鼓起勇气说“是的,我希望。”


“说谎。”


“不,我是真的想!”


少女再次抬眼看他。面前的少年幼稚又可悲,正在微微发着抖。


“好吧。”她这样说道。


“我会让你成为你希望成为的样子,就在下周的这个时间。”她像是做出一生的承诺那样说着。


“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少女用平淡到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我没有被赋予名字,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希望。超高校级的希望。”

日向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浮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久久恋慕的人终于回应了自己,他觉得人生圆满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在这里的必要了。


那是他上高中以来第一次真正安心下来,第一次体会到自己不再是孤独一人,第一次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充满希望的,第一次觉得有了人格,第一次有了符合希望之峰的才能。


于是他安心的合上眼睛。






















































你可以听到音乐教室里的琴声吗?


这是一个有些奇怪的疑问句。


但是神座出流没有任何迟疑地给出答案“我听不到”。


唔噗噗噗,你这么肯定?


是的,我去音乐教室看过,那里什么都没有。




是啊,那里什么都没有。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浮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