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灰

抱住我家的婷婷

无题 日向创&狛枝凪斗 未完

attention: 轻微篡改原著,日向性格崩坏,不知道有没有神座姐
!!片段式结构!!
可以的话就请看(๑>؂<๑)

PART 1

“每次看着你那张脸都觉得有些话不说出来太对不起自己。”

“什么啊,日向君,莫非是爱的告白?”

“怎,怎么可能!”日向创后退几步,看着大病初愈的狛枝凪斗。

“嘛,也是啊,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有人会来告白呢,真是太自作多情了。”狛枝用一贯令人不快的语气说着不讨喜的话。

他的脸色还是苍白的吓人,但不自然的热度已经完全退下去了。就在前一天傍晚,这个家伙还在半梦半醒之间说着“这可是最大的希望了啊哈哈哈哈”这样的胡话。那时他的脸泛着青黑色,看起来马上就要死掉似的。但是在看到澪田唯吹和西园寺日寄子的尸体之后,他再也不想看到谁又出事了----就算这个人是狛枝,在看到那家伙安然的坐在病床上,还是有些开心的。

‘这家伙没什么事真是太好了’这种念头刚刚冒出头来,就被狠狠地打压下去了。

“诶,日向君?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日向猛地回过神,面前的男人带着让人讨厌的笑看着他。

“没有什么。”日向扭过头去,露出不悦的表情。

“啊啊,那就好。”狛枝点点头,又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看来我要早点回去搜查了啊,我还要为超高校级的大家尽一份力呢。作为希望的垫脚石,我也要好好努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背过身走出去。

------真是最讨厌了啊,你这家伙------

这句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之后的狛枝还是从前的狛枝,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

期待着绝望病把学籍裁判时那个疯掉的狛枝烧糊涂,这个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PART 2

和女生们呆在葡萄屋的感觉让人焦躁。

这并不是说和一群女孩子一起让人焦虑,事实上无论是索尼娅,七海,还是终里都不是喜欢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八卦的那种让人头疼的女生。

让人焦躁的是被关在葡萄屋的现状和机械二大死去的事实。

终里一直默默守在二大破碎的尸体旁边,索尼娅焦急地走来走去,七海会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想些什么。

距离与草莓屋的通话已经结束了半个小时,虽然知道男生那边一切都还好,也知道左右田正在努力维修电梯,但是依然觉得担忧。

左右田是不是还记恨着田中抢了他心仪的王女殿下,田中是不是还有给暗黑四天王的葵花籽,九头龙是不是又和谁吵起来了。

还有那家伙。狛枝。是不是还好好的说着大家听不懂的话。

日向胡乱的想着。

他奔走在葡萄屋里进行调查,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因为什么这次显得如此动摇。

大概是因为二大的惨死吧。

明明已经度过了很多愉快的时光,明明已经跨越了那么多绝望,为什么还是有人死掉了?

日向觉得自己在欺骗自己,在各个方面。

就在这种时候,日向遇到了本不该遇到的狛枝。

“要说我怎么过来的,大概是瞬间移动什么的力量吧。”狛枝笑着说。

“我可是从终极死亡之屋出来的啊。”

“带着日向君你的秘密。”

日向听见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大概不是因为狛枝出现的喜悦,而是他接下来要说的。。。

“秘密?”

“就是日向君的能力啊。”

“我的能力,是什么?”日向的声音里带着期待与恐惧的色彩。

“日向君果然很特别啊,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你不是希望之峰学院的本科生,只是到处都有的,预,备,学,科,啊,只是一介普通的高中生啊,并没有什么才能。”狛枝仰起头用眼角斜视他,“不过也算帮了大忙,知道日向君不是未来机关的人了。因为日向君只是个普通人嘛,怎么会是未来机关那种极恶组织的家伙呢?”

日向好像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从自己心里发出来,震耳欲聋。

平凡,普通人,预备学科,没有能力。。。

这就是你啊,日向创。

一直觉得自己也是超高校级的一员,一直以为自己也是有超高校级的能力的,一直以为自己是被希望之峰选中的。

日向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即使他在学籍裁判中经常说出正确答案,那也只是七海和狛枝引导他这样说的。

他显示出的坚强,执念都是别人搭好舞台的表演。

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那些能力和坚强都是幻想啊。

我并不是忘记了能力,而是从没拥有过。

这样的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岛上呢?

为什么和超高校级的大家在一起呢?

“真是预备学科该有的表情啊。”

狛枝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日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抱头瘫坐在椅子上。

日向在心里将一切责任推给狛枝。

如果没有你,我会觉得自己还是有能力的啊。

就算这样欺骗自己,归根究底还是自己的责任。

日向比谁都明白,但是比谁都不想面对。

为什么我是普通人啊。

迫于处刑的压力,日向只得向狛枝低头。

他一边说着“好啦快告诉我吧”,一边从心底厌恶这样的自己。

因为我是预备学科,所以向超高校级低头也没有什么。

他安慰自己,但是马上又否定掉那个消极的自己。

明明都到了这个时候,为什么还有这样的想法啊。

日向拼命摇着头,希望把那些胡思乱想甩出去。

就在这种时候,他听到了狛枝的声音,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我和你是一样的”

“我们都是会被巨大希望吞噬的渺小希望啊”

“明明知道你是一个不足挂齿的小人物,为什么还是对你的事情那么关心呢”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是超高校级的你对于预备学科的怜悯吗?

---------真是最讨厌了啊,你这家伙----------

这句话最终也没能说出来。

但是,事到如今,

我又要以什么样的立场对你这样说呢?

就算大家依然把我当做同伴,没有任何嘲笑和鄙夷,就算我们还要一起战斗,要一起挣扎着活到最后,这依然改变不了我是预备学科而你们是超高校级的事实。

tbc.

评论
热度 ( 7 )

© 浮灰 | Powered by LOFTER